• 潮阳3·15维权:毒豆芽、做假烟、美容致残....

  • 2020.03.24
当前位置:首页 > 谷饶动态 >
down

原标题:潮阳3·15维权:毒豆芽、做假烟、美容致残....

今天是 “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潮阳检察特挑选公布2019年以来办理的典型案件,以提高消费者自我保护意识,增强生产者、经营者履行社会责任意识。在打击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违法犯罪活动中, 潮阳区人民检察院积极作为,与公安、法院及行政执法机关形成打击犯罪的有效合力。

下面,为您奉上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检察答卷”,请您阅卷!

案例一:黄某周、丘某娇假冒商标案

案情简介:2018年10月份开始,黄某周、丘某娇(系夫妻)将其家中地下室出租给同案人用于开设制假香水工场,期间,丘某娇在该工场内负责打扫卫生、帮忙推货装车、与司机交接货单等。

2018年12月1日中午,公安机关在324国道径头执勤点截获一小货车,现场查获生产假冒注册商标香水香奈儿26件、迪奥28件、CK8件。当日18时许,公安机关循线查获该制假工场并抓获黄某周,现场查获假冒迪奥香水12件。本案中,查获的假冒注册商标香水价格共计人民币7734720元。

2019年8月19日,潮阳区人民检察院以假冒商标罪对黄某周、丘某娇提起公诉,潮阳区人民法院依法以假冒商标罪判处黄某周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万元,判处丘某娇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三万元。

检察官说法:根据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假冒商标罪是指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行为。根据两高《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明知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而为其提供贷款、资金、账号、发票、证明、许可证件,或者提供生产、经营场所或者运输、储存、代理进出口等便利条件、帮助的,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

许多不法分子会选择相对隐蔽的农村地区老屋作为制假工场,而由于法律意识不高,部分出租人认为自己只是出租场地,不算犯罪,其实提供犯罪场所,便已成为共犯。如本案中,黄某周、邱某娇在明知该工场制假售假的情况下,仍为他人提供生产场地进行获利,最终受到法律严惩,得不偿失。同时,也提醒消费者,对于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商品要格外小心,要牢记“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切莫因贪小便宜而给犯罪分子制假售假以可乘之机。

案例二:蔡某辉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

案情简介:2018年4月29日开始,蔡某辉与人合伙在潮阳区金灶镇开设一卷烟手工包装工场,期间雇佣16名工人分别负责管理及登记包装数量、操作烟包机、操作烫膜机及发放材料、手工包装假烟、装箱、包装或搬运等工作。后该假烟包装工场被公安机关查获,现场抓获同案人9人,并缴获云烟牌卷烟12件、南京牌卷烟8件、牡丹牌散支卷烟5件、云烟牌散包卷烟16件(经检验,上述卷烟均为假冒注册商标且伪劣卷烟,总金额为242770.96元)、假冒卷烟标识一批及账本一本。经汕头市烟草专卖局认定,该账本登记已包装的假冒卷烟利群、云烟、云烟(软)、南京、双喜(软经典)、玉溪(软)的总金额为2040872.68元。

2020年2月19日,潮阳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蔡某辉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向潮阳区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官说法蔡某辉等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之规定,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潮阳是该类违法犯罪高发、多发的区域,由于犯罪分子通常选择视频监控的盲点,且相关人员从事该行业的时间较长,反侦查经验较为丰富,现场查扣账本等物证极少,该类案件的办案难度相对较大。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司法机关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必定将犯罪分子绳之于法。在此正告:抽烟有害健康,制假(烟)必受惩处!广大群众如发现相关线索,也应当及时举报。

案例三:王某生、任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案情简介: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犯罪嫌疑人王某生、任某在未取得从事食品生产、销售许可等相关证照的情况下,在潮阳城区一出租屋内生产豆芽,并到潮阳区棉城南门市场摆摊售卖。为提高豆芽品相,使其外观好看便于销售,任某购买豆芽除根剂、109豆芽除根粉、漂白粉等,添加到豆芽生产中,并将生产的毒豆芽销售给附近居民和在市场档口卖蔬菜的老板,从中谋取利益。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每天大约能卖出2桶豆芽,一桶约90斤,至今卖出10万斤豆芽,牟利8万元左右。

2019年8月份,潮阳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一次抽检中发现,南门市场一菜摊销售的绿豆芽中含有“4-氯苯氧乙酸钠”的物质,检验结论为不合格,遂将情况移送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该局于同日进行立案侦查。后公安机关根据线索将王某生、任某抓获归案。现场查获绿豆芽17桶(共524公斤)和黄豆芽2桶(共51.5公斤)以及109豆芽除根粉9小包,无标识白色粉末40小包,除根剂800支。

该案涉及人民群众食品安全,社会影响较大,潮阳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某生、任某的行为已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于2020年1月2日向潮阳区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官说法:作为食品生产者和经销商,应当本着社会道德诚信经营,切不可为了一己之私、眼前之利,将公共的安全与他人身体健康安全完全抛之不顾。消费者在市场上购买食品,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商家,以免发生食物中毒。检察机关将继续加大案件查办力度,严厉打击各种食品经营违法行为,确保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案例四:郑某霖诈骗案

案情简介:郑某霖在阿里巴巴网站经营一家名为“某某针织厂”的网店,当有顾客询问,郑某霖便以该平台暂无法发货为由,让顾客添加其微信下单付款,收取货款后将货款占为己有后便失联。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口罩等防护用品脱销,多名顾客向郑某霖下单,郑某霖利用疫情“大发横财”,共骗得货款约12万元。

2020年3月4日,潮阳公安分局向潮阳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逮捕,当日,潮阳区人民检察院对郑某霖批准逮捕。

检察官说法:在全国人民抗击疫情之时,一些不法分子竟利用疫情进行诈骗,让不明真相的群众陷入圈套,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依法应当严惩。当前,网购已成为老百姓的一种生活方式。网购虽好,安全也不能忽视!在网购时一定不要通过银行或邮政汇款的方式来直接付账,货到再付款才有可能保障您的权益,网络购物的第三方官方支付平台会在客户确认收货之后再将货款打入卖家的账户,以确保安全快捷。如果消费者万一不小心掉进网购陷阱,一定不要自认倒霉、不了了之,法律是我们的武器,应该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对不法行为绝不能听之任之。

案例五:安某非法行医案

案情简介:2018年4月份开始,被告人安某在其居住的位于汕头市潮阳区和平镇开设一间无名美容诊所,没有申办《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安某招聘了一名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付姓男子(身份不明)到该美容诊所,从事医疗美容手术工作。同月25日,被害人张某菊在其好友佘某香的联系下,到安某的美容诊所内做眼袋美容手术。同日,付某和安某为被害人张某菊进行眼袋手术。术后,被害人张某菊出现眼睑外翻,溢泪不适症状。经鉴定,被害人张某菊因故致双侧下眼睑外翻,目前遗留双侧眼睑轻度畸形,评定为九级伤残。

2019年5月13日,被告人安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潮阳区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7月9日依法以非法行医罪对安某提起公诉,最终安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检察官说法:根据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医疗美容行为不仅受民事法律、行政法律范围调整,同样受刑事法律调整,医美行业需且“行”且珍惜,谨遵国家相关法律规定。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消费者应当强化自身安全就医意识, 选择合法、正规的医疗机构或整形美容机构。非正规渠道的美容产品可能带来毁容等严重后果,更会导致医疗损害的发生。

案例六:潮阳区处方药管理公益诉讼案

案情简介: 2019年8月底, 潮阳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在走访中发现,购药人员在未持处方的情况下,能够顺利在部分药店买到罗红霉素、阿莫西林、头孢克洛等处方药。检察官进一步了解发现,潮阳区内药品管理还存在执业药师经常不在岗,未按规定配备执业药师,未向消费者开具规定的销售凭证等问题。

潮阳区人民检察院遂依法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该局依法对辖区内违法销售处方药的行为进行查处,加强用药安全宣传工作,引导消费者树立正确的用药观念和安全意识,同时积极创新利用执业药师远程服务和电子处方服务平台等方式,实现用药安全与用药方便的有效平衡。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检察建议书后积极履职,依法对涉案的多家药店进行行政处罚,责令其限期整改,并制定《汕头市潮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处方药违法销售专项整治行动方案》。

检察官说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经营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的药品零售企业,应当配备执业药师或者其他依法经资格认定的药学技术人员,其不在岗时应当挂牌告知,并停止销售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药店擅自推销、出售处方药品,明显违反了《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的规定,不仅要对消费者的伤害承担赔偿责任,还要为自己的违法经营行为买单。“处方药凭处方销售”是一条不容踩踏的红线,是患者用药安全的重要保障。一旦用药不当,很可能对人的身体造成极大伤害,甚至危及生命,消费者必须在医生的指引下购买和使用处方药。

素材来源| 潮阳区人民检察院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