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谷饶水志 > 正文

[1960] 回忆1960年潮阳发生的大水灾
1970-01-01   来源:行走潮汕   评论:0 点击:

1960年,我在海南工作,是年5月1日,请假回潮阳探亲,5月4日至6日,全县降特大暴雨,酿成特大水灾,这场水灾比民国二十五年(1963)的灾情大,但没有当年山河破碎的悲凉,反而有了众志成城的伟力,有了内外同心、共建家园的壮志。灾后,在泰国中华书局当总编辑的乡人郭先春叔,要我写一篇《家乡水灾见闻》在其主编的《潮阳特大水灾始末》一书刊发,漫长岁月,原稿已丢失,但事情始终鲜活地在脑海回转:5月4日深夜,天空乌云翻滚,顷刻大雨骤降,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持续十二小时之后,转小雨不到二小时,又是大雨如注,一直至5月6日雨才停息。我家地处小北山尖峰山下,地势较高,村子未受水淹,但爬上山头一看,村外已是一片汪洋大海,地势较低的贵屿龙港、仙彭、仙马、北林、华美等村寨,有的整幢房屋被淹;有的只露出屋顶一角,好多人们乘小木舟逃往山村,或投亲靠友,或栖身山坡,到处街巷行舟,鱼鳖上楼。据灾后粗略统计,全县377个自然村,43万人被洪水围困,受淹农田45.3万亩,房屋倒塌898间,当时,《南方日报》、《汕头日报》和省、地电台都在头版重要位置作了报道,美国、法国、泰国、马来西亚及港澳中文报纸也报道了潮阳灾情。泰国一位潮阳籍记者在《贵屿水灾实录》中说:“我们远望是水,近观是水,村寨是水,田野也是水,人几成鱼鳖矣!”

灾情牵动了各级领导的心。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汕头地委第一书记罗天、书记邹瑜、陈焕新,潮阳县委书记方思远等亲临第一线指挥抗灾,潮阳县政府组织汽车16辆,船500多艘,快速运载救灾物资,转移被围困灾民,驻汕头空军部队出动飞机3架,向重灾区投放面包、饼干、罐头等食物。记得那天雨稍停,我村村后的尖峰山上人头攒动,民兵在各山峰和路口维持秩序,公社和大队组织干部和专人在山顶摇动红旗,作投放信号,并把飞机空投下来的物资统一收集管理,然后按灾情轻重分到各村和社员手中,空投过程秩序井然,分配合理,大家都很满意地说:“政府派飞机给受灾群众投放物资,这是开天辟地第一次。”国家还拨给64.2万元安置灾民生活。

大水灾中,也出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村民郭如的一头山牛被洪水刮走,洪水过后任寻不见,想牛必被淹死,谁料隔天牛却悠然闲步走了回来,令郭如一家人喜出望外,后来从邻村人口中得知,牛被洪水漂走后,挣扎着爬上一小山坡,水退后漫步回家。大家说,牛虽不会说话,也是有灵性的。而小孩子却不知灾害是什么,他们见门口小巷和寨门大埕有水,便赤足在水里玩耍,捉小鱼虾,还问大人:“再过几天又有大雨更好。”大人问:“好在哪里?”孩子说:“水太好玩了。”说得大人们哭笑不得。

这次大水灾过后,干群齐心协力,潮阳每天投入抗洪排涝、固堤达50万人,迅速消弭灭痕。灾后不久,倒塌房屋迅速修复,江堤加固,田野见绿,那挥汗如注、银锄飞舞的场景,像演奏一支大自然的交响曲,令人心动。然而,最感动人心的是海内外的乡亲们的浓浓乡情。在青岛海军北海舰队任副政委的老红军郭开烽还发来慰问电,汇给县政府300元救灾款,表现了一位革命前辈的爱心,法国华裔潮籍著名科学家郭序三从当地华文报纸知道家乡受灾,虽然年届古稀仍携带法籍夫人回到家乡贵屿公社坑仔大队,探望家乡亲人,泰国潮籍玄学家、国王和僧王顾问郭丰源先生,百忙之中也回到家乡,旅美潮籍实业家郭镇海先生,从当地报纸上获知家乡大水灾,也迅即赶回家乡……

当同胞们回到灾后乡里,知道家乡亲人安然无恙,大灾中又巧遇多年不见、天各一方的各地乡亲,都兴奋不已。旅居法国的诗人、书法家郭仁先生,曾在世界各地报纸发表思念家乡的诗作,家乡的特大水灾,依然系着他的诗絮,他的诗歌,伴随着时间,绵延在家乡的山水中,只不过当年诗中凄冷的故乡,如今已旧貌换新颜,这次大灾,他回乡探亲,回到旅居地之后,他在当地中文报纸发表《回乡观感》的文章中说:“潮阳的这场大水灾,可以说是震惊世界。时光不老,江水依旧,当余万里迢迢飞抵家乡时,感觉到的是家乡政府的关怀,乡人的齐心,我数日里走遍乡里山峰和田野,平日里走路很累,到故乡后却感到轻松愉快,为何?心情畅矣!”

来源网页:https://www.sohu.com/a/118526163_48808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1979—2000汕头市志 水灾部分
下一篇:[2018.9.4] 排水系统“年久失修”?水灾暴露广东汕头基建软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