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谷饶水志 > 正文

潮阳潮南水灾过后我们该思考什么?
2018-09-03   来源:《东方纺织》周刊   评论:0 点击:

标题:潮阳潮南水灾过后我们该思考什么?印染企业该如何规划可持续发展?


 

 
 

8月29日到31日的持续暴雨,给汕头市潮阳区、潮南区带来严重的内涝灾害。大灾面前,汕头市上下大力弘扬抗洪救灾精神,迅速反应,有序推进抢险救灾和灾后复产各项工作,尽最大努力减轻灾害带来的损失,得到国家减灾委和省委省政府的充分肯定。

我们回过头来看,造成这次内涝灾害主要原因是什么?为何两潮再次成为重灾区?我们从中要吸取什么样的教训?

 

主持人 周翀:说起这次的内涝,我们不得不想起5年前的“8.17”,两次水灾都是发生在两潮地区。这次内涝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市水务局副局长、市三防办主任 陈喜林:造成这次潮阳、潮南局部地区的洪涝灾害主要的原因,就是短时间内的强降雨。8月29日到31日这三天的降雨量非常大。三天累计雨量和一小时的累计雨量都属于历史罕见。我们录得潮南区仙城镇达到了446毫米,司马浦镇达到了415毫米,12个小时内的降雨量,超过200毫米的观测点超过了10个。这样的强降雨导致了8月30日19时的时候,练江水闸的水位达到了16.11米高程。练江的警戒水位是14.8米,超过了警戒水位1.3米,为历史实测的最高值。

为什么会发生在两潮地区呢?

这个问题要从练江的地理位置和特点来解读。流域的源幅其实不大,还比较小。干流的总长度才70来公里,属于典型的水网稻田地,干流与支流之间的落差比较小。水基本上就在一个平面上,没有落差,河道比较平缓,排水和水体的流动相对较慢。练江中游两岸的居民地,比如陈店、司马浦、峡山、贵屿、铜盂、谷饶,整个练江干流沿线的镇、街道,都是地势比较低的,海拔只有13.5米左右。8月30日晚上,练江水闸水位达了16.11米,相当于高出了地面两米左右。这个是一个客观原因。

 

 

周翀:蔡会长,您是一直在一线参与救灾的工作,现场看到的情况怎么样?

市存心慈善会会长 蔡木通:第一是雨量特别大。第二就是从练江水倒灌之后,涨水的时间特别短,十几分钟就涨起来了。练江的水溢过了河堤,往乡村里面倒灌。本来就有积水了,涨得最快就是练江的水倒灌的时候。人们还没反应过来水就涨了。

 

 

周翀:一些重灾区,比如谷饶镇,积水特别严重,消退的比较慢,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陈喜林:消退比较慢的地区,主要还是潮阳区谷饶镇,潮南区司马浦、陈店,包括胪岗等地的积水退得还是比较快的。谷饶镇的水退得比较慢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谷饶的官田坑水的涌入。这次强降雨造成了官田坑水漫坝出现缺口,淹没了整个谷饶的内围。这样造成了在谷饶围里的13座电排站全部被淹。经过抢修,还有5座可以发挥作用,8座丧失了强排的功能。到了8月31日,我们把决口堵住了,但整个上堡、茂广、新兴、新厝以及溪美等村居,水基本灌满了,最深达到2米左右。练江支流北港河、谷饶溪、官田水是一个连通的整体,这样就带来一些连锁反应。在水位失真、下泄外排无力的情况下,我们及时调援了龙湖、澄海、濠江辖区内的电泵车,机动增援谷饶片区,还主动请求省防总,从广州、深圳、珠海、佛山、肇庆,包括福建的龙岩地区,调来了移动的泵车,增援我们。

 

周翀:我们也看到了这次内涝灾害发生之后,我市上下行动非常迅速,抢险救灾包括转移群众等工作也是特别快就进行了。

陈喜林:这次党委政府主动作为,基层干群全力以赴,以及部队、武警、消防官兵、民兵预备役,还有民间的义工组织全力支援,虽然没有2013年的“8.17”那么大的受灾范围,但是我们这次动用的是全市的力量。全市共出动抢险人员151590人,冲锋舟、橡皮艇4782艘次,其它船只453艘,共动用车辆14388台次,开放了861个庇护场所,安置受灾人员18715人,发放的矿泉水、面包、方便面等生活物资就不计其数了。

 

周翀:在救灾过程当中,民间组织包括我们的义工组织也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反应特别迅速,从一开始发现灾情,就在下雨的时候,整个义工组织就开始动起来了。

 

蔡木通:我们义工一开始主要是把老人小孩背出来。水涨到一定程度后,没办法背了,就用一些简单的,比如龙舟,村里面的竹排,拿出来救人。这些都没有了,我们就脸盆什么的都用上了,先把老人、小孩、病人,首先转移。从8月31日中午开始转移,一直忙到9月5日,这次我们总共出动了4000多名义工,不是人次,是人数4000多个。冲锋舟、龙舟等就计算不了了。因为我们发起求援,澄海、揭阳、潮州、梅州,他们都把龙舟搬过来了,发动了民间力量。

 

周翀:说起这次的内涝灾害,不得不跟“8.17”比较一下。从救援力量也好,救灾速度也好,这次是不是有一些进步了,或者说有什么不同?

蔡木通:在我们救灾的过程中,感觉这水跟“8.17”时不一样了。“8.17”时,我们进去救援的时候,水是黑的,我在那边泡了15天。带回一身病,像皮下真菌感染,到现在还没好。这次就不一样了,通过我们这几年练江的整治,在水质方面感觉大大提升了。第二就是垃圾,包括死的动物也少了。第三就是在救助的各个方面,政府发挥主导作用,各个救援队,包括消防,公安等力量,我们看到有很多,周边城市的义工队、救援队,像厦门的都赶过来救灾了。

 

陈喜林:这次潮南区退水比较快,水也没五年前那么脏了。这和我们这几年实施的练江综合整治、中小河流达标加固,以及“百河千沟万渠大整治”和今年开展的水体“五清”专项行动,是密不可分的。水体的毛细血管疏通了,所以这次积水的消退速度提升了。

周翀:可以说,我们在救援方面非常迅速,反应也特别快。我们可以从中总结什么样的一些经验?以避免再发生类似的情况。

 

陈喜林:灾害的发生是有必然性的,也有偶然性。基础工作没有做好,水利设施不配套,不完善,少投入,少维管,老帐肯定是要算的,灾害必定会发生。面对练江内涝水浸问题,我们必须坚持“防治重于抢救”这样的指导思想,抓住洪涝灾害根治防治这一命脉问题,全面系统实施练江综合整治,具体来说,当前我们正全力推进练江流域12宗水闸以及电排站的建设。另外一个就是练江流域的清淤,干流一定要清淤,必须要浚深。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了,练江流域的内涝问题,始终存在隐患,会是我们永远的痛。

 

蔡木通:我是站在民间的角度,我觉得应该由政府主导,花大力气发展、组织市、区各救援队,民间救援队,因为只要灾情一发生,他们就在现场,熟悉当地的地理环境、人物,救援的时候可以大量节省时间,应该大力发展民间组织、乡里乡村的义务救援队。

 

当时的印染车间

 

车间工人紧急转移布匹

 

 

当时染厂出现奇观

 

 

 

 

 
    (本网尊重各兄弟网站及独立撰稿人之版权,如发现本网刊登您的稿件而未署名,请联系我们.同时本网也欢迎对市场具有敏锐判断和独立见解的行业人士前来投稿,投稿邮箱info@168tex.com 电话:0512-6308291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省环境厅练江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4~2020)
下一篇:[2005.6.27] 重灾区谷饶镇:众志成城击退百年洪魔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